<acronym id="8meoc"><small id="8meoc"></small></acronym>
<acronym id="8meoc"></acronym>
<acronym id="8meoc"></acronym>
<rt id="8meoc"><center id="8meoc"></center></rt>
<acronym id="8meoc"><optgroup id="8meoc"></optgroup></acronym>
<acronym id="8meoc"><small id="8meoc"></small></acronym> <acronym id="8meoc"></acronym>
<rt id="8meoc"></rt>
<rt id="8meoc"><center id="8meoc"></center></rt>
<acronym id="8meoc"></acronym><acronym id="8meoc"></acronym><acronym id="8meoc"></acronym>
熱門:
您現在的位置:主頁 > 情感 > 口述實錄 > 如何和孩子討論平權公投:無論怎么選,都不要將孩子推開

如何和孩子討論平權公投:無論怎么選,都不要將孩子推開

  朋友跟我邀稿,告訴我他最近收到很多家長的訊息,問他公投怎么投?還有如果同婚通過以后該怎么教小孩?

  “怎么教小孩?” 這么廣泛的問題,我甚至不知道自己有沒有資格回應。

  我問:“是要問像是‘我該怎么告訴我的兒子他在生理上是個男生,然后接下來應該怎么‘當一個男生’這樣的問題嗎?” 朋友:“嗯。類似這樣的。”

  于是這兩天,我不斷在想,身為父親或母親,有沒有什么是一定要教給下一代的。我想對我來說是有的,我猜想或許許多父親或母親也一樣有這樣你或我看為寶貴、至關重要的價值。至于這些價值是什么,我想我并沒有資格替除了我以外的任何人回答。

  若是這樣,那我還可以談些什么呢?我沒有標準答案,但或許可以試著用三個例子以及我自己相對應每個例子的想法,幫助一些人更清晰的思考這個問題。(推薦閱讀:如果你也擔心同志教育的適齡問題,你該看看這一篇)

  例子一:每個家一定有每個家的規矩或是模式,我想大家都會同意,這些規矩或是模式某種程度必然傳達著這個家的信仰、保護、還有對每一代的心意。有沒有可能這些是沒有被規范在國家法律之下的?

  比方說,晚上九點以前要回家,這應該不太可能被編進民法。又或者,有沒有可能這些與別家的規矩或是模式截然不同?比方說,家里因為宗教緣故吃素,但是女兒閨蜜的家人們慶祝生日的食物是牛排。

  關于這個例子,我在思考的是,大多數的人應該都不會對家長規定自己的孩子晚上幾點以前要回家或是全家吃素有太激烈的意見,但若是家長告訴孩子:“那些晚上九點以后還不回家的都是壞孩子,他們的家長不負責任。”

  或者若是家長告訴孩子:“他們家吃牛排又沒有宗教信仰,你不要跟他做朋友,他會帶壞你跑去吃牛肉或是成為無神論者。”這樣的教導是不是就不太恰當了?

  例子二:家長可以買給自己擁有男性外顯性征的孩子他所認為適合孩子的衣服和配件,或許也可以告訴孩子:“你穿這樣比較好看!”甚至還可以告訴孩子:“裙子是女生的衣服。”(這個例子并沒有要討論對或不對,而是家長擁有這樣告訴孩子的選擇。)

  關于這個例子,我提出的問題是這樣的,一個家教導孩子:“在我們家,男生只能穿褲子”,和一個家教導孩子:“那些穿裙子的男生都不正常,你不要接近他,他的家長一定都是變態。”兩者之間有沒有差別?

  例子三:家長可以不接受、不承認同性婚姻或是性別光譜,這是國家法律管不著的部分,但當女兒發現自己愛的是女生⋯⋯

  關于這個例子,我忍不住在想,無論性向是先天還是后天,當孩子面對困惑與艱難,決定他有沒有勇氣告訴家長的關鍵是什么?(推薦閱讀:給父母的出柜信:當了 25 年的“異性戀”后,我選擇愛她)

  圖片|來源

  我相信每個家都擁有它所看為寶貴、至關重要的價值,我也相信家是人類社會基礎的單位之一,然而在這個單位以內,仍然是由一個個有思想情感的活人所組成,當一個或是幾個同一個家中的個人面對價值的流動、懷疑、或是碰撞,我們都應該要認知與接納的事實是:

  即便是在一個家中,誰也無法免強誰成為什么固定樣子的人。家長當然可以盡力教,但是最終的選擇與結果仍然屬于每個獨一無二的個人。(我沒有說不能影響,我說的是不能控制。)

  面對朋友分享的問題我并沒有標準答案,但我知道,當我所愛的孩子做出我不樂見的選擇時,我要我們的家仍然是他愿意安心回來的地方,因為如果連自己家里都無法承擔碰撞,他就只能去尋找比家柔軟的地方。我寧可每天迎接碰撞,也不愿堅硬的將我所愛的孩子推開。

  那么怎樣的家可以承擔碰撞?沒有一個家與另一個家全然相同可類比,所以我依然只能舉例子。

  若是我的孩子從小在家中接收的訊息是:“他吃牛肉你千萬不要跟他玩喔,吃牛肉的人是我們家不能接受的。”哪天他想吃牛肉或是偷吃了牛肉,他也不會再有勇氣跟我坦白了,而我也不會再有機會真正了解他正經歷的是快樂還是憂愁。

  若是我的孩子從小在家中接收的訊息是:“我們家不吃肉(我的假設是孩子明白而且家長有盡到說明與溝通的責任),但是你不可以因為這樣就認定吃肉的人就都是壞人,他們或許家里有不一樣的理由,而即使飲食的不同,他們與你都是應該被真心對待的人。”

  哪天他想吃牛肉或是偷吃了牛肉,或許他仍愿意選擇誠實的回家告訴我,因為他會知道就算不同意,也不等于不能同在。

  我怎么教導我的孩子如何對待與他不同的人,當他與我不同的時候,他就會假設我會如何對待他。(推薦閱讀:【我們這一代】擁有同理心,讓我們活得更像人)

  要投幾好幾壞,是每個公民的選擇權,沒有人有權利干涉誰,我始終相信大多數的家長都不會對自己所愛的孩子帶有任何惡意,我也相信每個家想傳承給下一代的都是上一代看為珍貴的,然而價值的碰撞是成長的一部分,我們誰不是這樣長大的?

  于是關于“怎么教小孩?”我想每個家當然有自由在過程中保留、調整、學習屬于這個家寶貴、至關重要的價值,但無論如何,別讓價值碰撞中的孩子,連家都失去。

TAG:平權 公投 討論 推開 要將 無論 都不 如何 怎么 孩子 ★★★ 友情提示:點擊圖片可進入下一頁 ★★★
收藏】【 復制給好友擴展閱讀:

TOP最熱時尚推薦

阳江| 沧州| 潜江| 大庆| 南平| 商洛| 吉安| 绍兴| 兴化| 通化| 锦州| 鹰潭| 梅州| 阿勒泰| 庄河| 佳木斯| 沛县| 姜堰| 醴陵| 六安| 昭通| 慈溪| 日喀则| 永州| 宝应县| 雄安新区| 驻马店| 简阳| 林芝| 醴陵| 巴音郭楞| 台北| 宁波| 玉树| 双鸭山| 怀化| 营口| 石河子| 任丘| 白沙| 偃师| 青海西宁| 澄迈| 江苏苏州| 高密| 自贡| 齐齐哈尔| 招远| 阿拉尔| 海拉尔| 东阳| 如皋| 和县| 肥城| 屯昌| 包头| 连云港| 简阳| 海南海口| 松原| 株洲| 承德| 白银| 乌兰察布| 梅州| 偃师| 眉山| 池州| 滕州| 渭南| 塔城| 鞍山| 连云港| 大庆| 桐乡| 乌海| 徐州| 昭通| 博尔塔拉| 锦州| 曲靖| 漳州| 襄阳| 垦利| 江门| 云南昆明| 百色| 肇庆| 三河| 洛阳| 如皋| 泸州| 佛山| 寿光| 雄安新区| 岳阳| 丹阳| 红河| 林芝| 潍坊| 曲靖| 周口| 陕西西安| 清远| 鄢陵| 眉山| 黔东南| 清远| 喀什| 百色| 咸宁| 江苏苏州| 宿州| 湛江| 台南| 台北| 铁岭| 阿勒泰| 临海| 五家渠| 丽水| 周口| 赵县| 潮州| 牡丹江| 长垣| 屯昌| 澳门澳门| 馆陶| 云南昆明| 山东青岛| 东阳| 和田| 铜川| 佛山| 东方| 安岳| 吉林| 甘肃兰州| 安徽合肥| 临海| 灌南| 阜阳| 威海| 三门峡| 保定| 黄冈| 象山| 保定| 东海| 海门| 台中| 新疆乌鲁木齐| 铜川| 信阳| 株洲| 章丘| 大庆| 海拉尔| 辽宁沈阳| 云南昆明| 漯河| 池州| 商丘| 黔南| 新乡| 双鸭山| 吴忠| 青州| 任丘| 石嘴山| 宜春| 慈溪| 枣阳| 宜昌| 邵阳| 韶关| 巴彦淖尔市| 黔南| 海门| 荣成| 孝感| 汉中| 迁安市| 揭阳| 陇南| 吴忠| 乐平| 馆陶| 顺德| 十堰| 嘉峪关| 阜阳| 山东青岛| 玉环| 嘉善| 玉环| 大连| 诸城| 广州| 鄂州| 安吉| 诸暨| 定安| 衢州| 清远| 七台河| 沧州| 白城| 安庆| 阿克苏| 台北| 黄石| 南阳| 咸阳| 渭南| 贵港| 阳江| 保定| 包头| 鄂州| 塔城| 博罗| 日喀则| 眉山| 馆陶| 单县| 灌云| 公主岭| 保定| 鹰潭| 定西| 扬州| 宁波| 贵州贵阳| 周口| 吕梁| 宜都| 株洲| 吐鲁番| 西藏拉萨| 肇庆| 海宁| 莱州| 桐乡| 葫芦岛| 乌兰察布| 基隆| 茂名| 宿迁| 崇左| 凉山| 大丰| 吉林长春| 阜新| 丹东| 邳州| 肥城| 绥化| 陇南| 昌吉| 莱芜| 巴音郭楞| 承德| 大连| 四川成都| 荣成| 桐城| 荣成| 万宁| 塔城| 青海西宁| 建湖| 肥城| 六盘水| 鹤岗| 鄂州| 广安| 连云港| 白银| 新乡| 东阳| 中卫| 泗阳| 榆林| 万宁| 吉林长春| 克拉玛依| 博罗| 岳阳| 通辽| 鸡西| 德阳| 山东青岛| 安徽合肥| 香港香港| 金昌| 南安| 眉山| 昆山|